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为什么善良的人还会痛苦?

我曾经向一位德行极高的师父请教:“为什么像我这样善良的人还会经常感到痛苦,而那些恶人却活得好好的呢?”
    师父很慈悲地看着我说:“如果一个人的内心有痛苦,那就说明这个人的内心一定有和这个痛苦相对应的恶存在。如果一个人的内心已经没有任何恶,那么这个人的心灵是根本不会感到痛苦的。所以,根据这个道理,既然你还经常感到痛苦,说明你内心还有恶存在,还不是纯粹的善人。而那些你认为是‘恶人’的人,未必就是真正的恶人。一个人能快乐地活着,要么这个人已经不是恶人了,要么这个人的痛苦暂时还未到来。”
    我不... 阅读全文...
分类:大成分享 | 评论:0条 | 阅读:23次 | 标签:痛苦

“房子与幸福无关”难以鼓励年轻人

《人民日报》1月22日刊发评论《房子与幸福无关 马云14年前未选买房选创业》。文章援引了知名出版人路金波最近发的一条引发争议的微博“35岁前买了房的小伙子,不会有大出息”,还举出了马云14年前用50万元创业而非选择在北京买房、如今收获数百亿美金产值的产业的例子,以及此前某地落选清洁工招聘的研究生喊出“死也要死在编制里”的名言。文章认为,“房子与幸福无关,编制与成功无关,年轻却与梦想相关”,呼吁年轻人“别让幸福被房子绑架,别让梦想死在编制里”。

  谈起创业,美国有乔布斯、比尔·盖茨、扎克伯格白手起家的成功案例,中国也有类似的马云、马化腾等传奇故事。这些案例和故事,都可以拿来激... 阅读全文...
分类:大成分享 | 评论:0条 | 阅读:16次 | 标签:房子 幸福 年轻

房子与幸福无关

楼市又火了,有人哭了,是被冻哭的。有报道称,1月上半月北京二手房成交量比去年同期上涨360%,房屋登记大厅又排起了长队,有人冒着严寒夜里排队,“冻得直哭”。

  也是为了房子,北京最近还上演了见面10分钟即闪婚,10天后闪离的活剧。紧接着又有猛料爆出,沈阳一对夫妻为买多套房,离婚7次复婚7次。

  而我的朋友小张,正在纠结跟女友回上海过年的事儿,认识两年多,俩人好成一个,这次回家要谈婚论嫁,未见面的丈母娘开口要房子咋办?

  为了该死的房子,一个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在上演。可微博上有个大V说了句不招人待见的话——35岁前买了房的小伙子,不会... 阅读全文...
分类:大成分享 | 评论:0条 | 阅读:10次 | 标签:人民日报 房子 幸福

良娼


江老先生是哈尔滨的坐地户,乳名叫宝子,是瘸子。北方人给子女命名,多带宝字:大宝、三宝、宝珠、宝银。单是‘宝子’,母亲觉得生硬,就唤他“宝儿”。站在栅栏院里,冲街软软悠悠地喊:“宝儿——来家吃饭啦——”听着有些古色古香,暖了母亲的心。
江老先生的家在道外区。道外区的巷子很多,窄窄的,两面高墙,一色青砖,间有青苔漫着。江老先生的家临着江,是泥房单顶。只是很破旧了,四面危墙用杠子支着,是独门独院,北面临着一条热闹的街。院子抬掇得很干净。院子东西各植一株多花老桃树。恰春风越过万里长城,到了这里,只一夜的工夫,脱胎换骨,万朵齐绽,很爽眼,香了四邻。
母亲的二老仙逝,家徒四墙,... 阅读全文...
分类:大成分享 | 评论:0条 | 阅读:9次

婚礼和葬礼

人生的两件大事——婚礼和葬礼,其实有很多共通点:主人家邀请的,都是同一批人,大家都要“做人情”。

死者出殡前一天,亲人和挚友会留在灵堂,陪他度过入土为安前最后的一天。新郎结婚前一天,挚友会陪他度过自由身的最后一天。

在婚礼上,最出人意表的,是不见了新郎和新娘。在葬礼上,最出人意表的,是不见了死者。

在婚礼上,可以临阵退缩。在葬礼上,绝不可以。

在葬礼上,我们不需被迫跟主人家合照。

在婚礼上,有人欢笑,有人流泪——包括新郎新娘的父母、情敌及感怀身世的女人。在葬礼上,也有人流泪,有人欢笑——死者的巨... 阅读全文...
分类:大成分享 | 评论:0条 | 阅读:10次

抬头与低头

这是一所宁静美丽的江南小城。小城西北角,有一所大学。繁花修树,小径回廊,校园美丽而安宁。一条清粼粼的小河,从校园中穿过,把校园一分为二。每个早晨,总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,沿着小河慢跑,从东向西,再从小河的另一边跑回来。无论寒暑,很是规律。
    这位老人姓赵,是中文系的教授,平和朴实,总是温和地微笑。
    可是,有不少学生对这位教授的印象并不好。因为,这位教授历史上有污点。据说,文革时,有一次,一个造反派把一大碗剩菜扣在他脑门子上。他呢,只是呵呵笑着,也不理自己满脸的污秽,... 阅读全文...
分类:大成分享 | 评论:0条 | 阅读:27次

喝酒

我在城里工作后,父亲便没有来过,他从学校退休在家,一直照管着我的小女儿。从来我的作品没有给他寄过,姨前年来,问我是不是写过一个中篇,说父亲听别人说过,曾去县上几个书店、邮局跑了半天去买,但没有买到。我听了很伤感,以后写了东西,就寄他一份,他每每又寄还给我,上边用笔批了密密麻麻的字。给我的信上说,他很想来一趟,因为小女儿已经满地跑了,害怕离我们太久,将来会生疏的。但是,一年过去了,他却未来,只是每一月寄一张小女儿的照片,叮咛好好写作,说:“你正是干事的时候,就努力干吧,农民扬场趁风也要多扬几锨呢!但听说你喝酒厉害,这毛病要不得,我知道这全是我没给你树个好样子,我现在也不喝酒了。”接到信,我十分羞... 阅读全文...
分类:大成分享 | 评论:0条 | 阅读:53次

我们管脑袋叫什么?

我充实,因为我热爱接受信息,每天早晨一睁眼就开始接受。先是读报纸。现在的报纸越办越厚,噌噌噌,一个个小黑字儿像一群小蠓虫,拼命往我脑子里钻。它们钻完了,我上网。这网可不是鱼网乒乓球网,它能把全世界的信息“数码”到一起,咣当一下甩给你。你当不上伟人得不了天下但能得天下信息,鼠标在手,犹如权柄在握,你还想怎样?要不现在野心家怎么好像少了呢?
     除了网以外,有书,有杂志,还有广播、广告、电话、手机短信、彩信、气球、图片、商标、路标、文件、简报、灯箱、报表、电影、飞艇(恕我分类不科学,类太多,顾不上科学)、标语、布告、信函、BP机、通缉... 阅读全文...
分类:大成分享 | 评论:0条 | 阅读:186次 | 标签:脑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