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

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。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、、、、、我攥紧拳头有节奏地仰天大笑,具体笑了多少声,天上的太阳可能知道。别墅,法拉利,劳力士,美女,中国作家富豪榜,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、、、、、想到这些,我又仰天大笑起来。我抓起桌子上的一包烟,狠狠地揉成一团,以后再不抽这烂软中华了,要抽贵点的,这样才能彰显至尊身份。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。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我一直以为,在我们陕西只出过两个像样的文化人,一个是太史公司马迁,一个就是玉树临风,貌比潘安,学富五车,才高八斗,文章盖世,人皆称奇的,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,我莫言。其他的都是浪得虚名的小辈,不足与众君道尔。以后谁再说我长得难看,我就打他,一直打到他说我长得帅为止。以后谁再说我的书不好看,我照样会打他,一直打到他说莫言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作家为止。
    秋风送爽,天高云淡,望断南飞雁。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美好了,人生实在是太美好了,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实在是太美好了,能在世上为人实在是太美好了。这个秋天太美好了,太迷人了。昨天去西门游玩,竟然发现护城河边那棵老桃树开花了,真是出了奇事了。每年春天的时候,我会跟跑业务的一样,背个包包,坐在老桃树旁边的石凳上,边看书,边写诗,还一边左顾右盼,看有没有没有美女经过,其实是想劫色,但作为一个很高尚的人,一个很正气的人,一个很真诚的人,这样有损正气和高尚形象的事怎么能做呢。关于老桃树开花这件事,我一直耿耿于怀。我又走进那座破落不堪的寺庙,把此事说与老和尚。老和尚说了八个字:奇人奇事,奇事奇人。我问老和尚啥意思,答道,不可言传。
    这些天有条哈巴条狗比记者还烦,它每天都卧在我楼下的草坪上闭目养神,我一出门,它就朝我扑过来,不停地咬。连这狗日的都知道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,真灵。每次出门都得给这货准备一包火腿,不给吃火腿,就不停地咬。我曾当着众人的面说,“此狗若在世为人,定是业务精英。”
    烦很,CCTV的记者又来了。
    记者还没来得及开口,“我重申一次,诺贝尔文学奖从来都是颁发给一个作家的,而不是颁发给一个国家的。和其他任何人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”我先记者说了这么一句经典的话。
    一个女记者追问,“请问莫言先生,诺贝尔文学奖高达800万的奖金,你计划怎么花?”我本该不想回答,但这个女子有闭月羞花的容颜,“买辆法拉利,在边家村买套别墅。”我扭过头就走。
    我现在才发现,我的钱没白花,这几个保镖就是壮实,阻止了一群骚扰我的人。突然一个彪悍的男记者扑了过来,气势汹汹像是要谋杀我,我吓得后退了几步还没站稳。“请问莫言先生,你感到幸福吗?”等我站稳了气势汹汹地说,“幸福尼玛。”
    这个记者还是不死心,用镜头对着我,“请问莫言先生,你幸福吗?”这些记者,比跑业务的脸皮还厚。“我给你说,这年头不弱智都当不了记者。幸福尼玛,把你摄像相机掂上避。”
    这时我的保镖过来了,这个没眼色的货还在唧唧歪歪地追问,我悄悄地给保镖说,把这货拉到没人处打一顿。
    习总书记的秘书来西安找我,说是日本首相野田很喜欢我的书法,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见了我的书法,虔诚地跪下拜了三拜。这次来是受野田之托,想求我一幅字。我二话没说,拉开一张八尺宣,写了八个字:钓鱼岛是中国的。然后对习总的秘书说,“八个字,八十万,回头叫野田把钱打到我农行卡上。”习总的秘书说,“莫言老师,这是七个字。”我低下头细心地数了三遍,确定是七个字后说,“七个字也是八十万。”
    某名牌大学校长来访,我在书房接待了他。从进门的那一刻,我就发现他提了一个黑皮包。
    “莫言老师,最近我校修缮校门,经校委会商议,最后决定请你题写校名。不知莫言老师意下如何?”我没说话,继续抽烟,是日本烟,习总的秘书说是野田送的。
    “当然,我们给你是有润笔费的。”说着他拉开了黑皮包。“这是二十万,还请老师笑纳。”我是一个低调的人,很低调的人,我一直很低调地吸着烟,突然想到要抵制日货,把日本烟在烟灰缸里潇洒地捻了。随即点了一根九五之尊,继续沉默。
    半晌,这个老男人又笑了起来,有点不怀好意,“莫爷,要么晚上给你送个美女过来。”
    我猛地抬头,“混账,想性贿赂我,你以为我是雷政富吗,他能跟我比吗?”
    “那是、那是,学生一时糊涂,莫爷怎么会是那样的人呢,只是不明白莫爷的意思。”
    我吐了口烟,作深沉状,“这些钱只够写两个字。”
    那人忙回话,“我来的仓促,不知道莫爷的润笔价格,只带了这么多现金。我带了银行卡,不知道能刷卡么。”
    “刷卡业务暂时还没有开通,你下次来叫题写校名的时候就可以刷卡了。”
    那人走了,我开心了很久很久,人民币摸起来的感觉可真好呀,哈哈哈哈。
    这个世界上最烦的人,莫过于记者。一群男男女女成天掂着摄像机在我楼下蹲点,和楼下那条哈巴狗一样,我一出门就扑了过来。
    一个女记者问我,“莫言,你怎么评价自己和自己的文学?”我定睛一看,长得有点像章子怡,我喜欢。
    “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,我的文学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魔幻主义现实色彩。”
    “你怎么评价自己的书法?”
    “我的书法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魔幻主义现实色彩。”
    “请问莫言,什么是魔幻主义现实色彩?”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大家都这么说的。”
    最后我还说了一句更为经典的话,“我不敢有莫言艺术成为永恒的妄想,但是艺术来源于群众,我要把它归还于群众。”这是我跟长安城里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学的。
    后来,我感觉一切都太没意思。我是一个真诚的人,很真诚很真诚的人,我要说实话。在一次记者发布会上我发言了:“其实在中国,比我优秀的作家多了去了。诺贝尔文学奖不只是颁发给我个人的,也是颁发给中国的,钓鱼岛是中国的,我也是中国的。感谢我的父母,感谢党和人民对我的培养,感谢CCTV,感谢天,感谢地。感谢所有的人。”有人说我没有感恩的心。其实,我的感恩一直在内心最深处。
    最近越来越感觉到,不是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,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了我。突然觉得很累。我想起了那个向我提问的记者,我到底幸福吗?他问了这样一个有深度的问题,我不该叫人打他。我很愧疚。我决定下次见到他的时候,请他吃羊肉泡馍。我还想问他一个问题,你幸福吗?这样有深度的问题,也许只有他这样有深度的人才能回答。
    幸福是什么?我幸福吗,我幸福吗?我到底幸福吗?我要去寻找我的幸福。
    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,劈柴喂马周游世界,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,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春暖花开。
    我预感到一场大雪将要降临。不知道西门外护城河边那棵老桃树还开着花吗?我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2年 12月12于西安

较早一篇: 关于婚姻    较新一篇: 不买房 买梦想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-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邮 箱: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,邮箱地址不会公开.
网 址: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.
内 容:
验证码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开启 | [img]标签 关闭